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建设 > 学习园地

民盟珠海市委主委彭洪:信仰的力量

日期:2021/7/6来源:民盟珠海市委阅读:[ 字体: ]

百年风华宏图展,光辉历程铸伟业。

回顾中国共产党的光辉历程,多少仁人志士为了心中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牺牲不畏、初心不改、矢志不移。

珠海,是一块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土地。在中国,最早宣传介绍马克思主义的是“北李南杨”,这个“南杨”,就是珠海的杨匏安。

杨匏安,1896年11月出生于珠海市香洲区南屏镇北山村。1915年,东渡日本横滨求学,期间学习了马克思主义的日文译著。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让杨匏安看到了革命的曙光,坚定选择马克思主义作为救国救民的道路。五四运动爆发后,他开始通过《广东中华新报》介绍新文化思潮和马克思主义,尤其是1919年11月至12月连载发表的《马克斯主义》,是华南地区最早系统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文章。

1921年,杨匏安加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受共产党委派参加了国民党的改组。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召开后,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秘书、代理部长,同年秋季任中共广东区委监察委员。杨匏安革除旧弊,大力发展共产党的组织,开展工农运动。在1927年5月召开的中共五大,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并任副主席。大革命失败后,杨匏安辗转到南洋开展革命活动,但他忠于党、忠于革命事业的赤子之心没变,一首《寄小梅》(看附录),表达了公而忘私、无限忠于党和人民的高贵品质。1931年7月,杨匏安被捕,期间多次拒绝了高官厚禄的利诱和蒋介石的亲自劝降,8月被秘密杀害于上海龙华监狱,年仅35岁。就义之时,他仰天吟诵《示难友》:“慷慨登车去,临难节独全。余生无足恋,大敌正当前。投止穷张俭,迟行笑褚渊。者番(注:粤语,从此)成永别,相视莫潸然。”充满力量的诗文,字句间流露出一位共产党人视死如归的傲骨与风采。杨匏安用短暂的一生诠释了信仰的力量,他逝世多年后,周恩来还一再提及,以此教育革命同志,称赞他“为官清廉,一丝不苟,堪称楷模”。

驻足杨匏安雕像前,透过圆框眼镜下坚定而饱含热情的眼神,我清晰看到了峥嵘岁月里一个有血有肉的革命先驱的形象,对于国家,他饱含深情;对于党,他无限忠诚;对于革命,他充满信心;对于家庭,他忠孝难全。

作为一名女性,细读杨匏安,他的背影却总能触动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不觉间心痛。为信仰献身的他,无愧于党、无愧于民,却没有尽一个儿子、丈夫和父亲的责任,舍小家为大家的背后是母亲、妻子为生计兜售米糕的艰辛,是七个孩子中有两个因无钱治病而夭折的无奈,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一台破旧的缝纫机是全家养家糊口的重要生产工具,一只小烟斗是他留给家人唯一的遗产。

在革命的滚滚洪流中殚精竭虑,杨匏安忘我工作。家,都无法顾及。身居高位时两袖清风,身处逆境时贫贱不移,经受苦难时信念如磐。这,就是杨匏安。

行文至此,不觉已深夜。啜一口清茶,独临窗前,满眼的辉煌。壶中水已煮好,俯身沏茶,绿叶在杯中上下飞舞,一片一片,最终归于平静。

杨匏安,您看到了吗?杨匏安纪念学校的学生们正满怀热情地合唱《慷慨登车去》;珠海大剧院里正在演出由市纪委创作的话剧《信仰》;市博物馆珍藏着您当年用红墨水写在半张“保血公司”便笺上的《寄小梅》;北山廉政文化公园蚝墙上镌刻着您的生平事迹、矗立着您浩然正气的塑像……

看,您北山故居旁边的杨氏大宗祠,百年玉堂春正娇艳绽放着,您当年开创的伟大事业和撒下的革命种子已在岭南大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这片您深爱着的土地,如今一路芳华。

您,给了我们力量!

附录

《寄小梅》

去国六千里,心随云水长。

逃生来绝域,问禁入危邦。

归意能无动?公忠不可忘。

相思凭梦寄,月色满桄榔。

这首诗是杨匏安于1928初在南洋期间所作。关于这首诗中“寄小梅”的含义,中山大学研究杨匏安的资深教授李坚曾认为是杨匏安寄给他“在上海的堂夫”的。《杨匏安文集》中关于这首诗的注释则直接写为“到达新加坡时寄给他的妹夫霍志鹏(霍梅)”。烈士的亲属亦认为是霍志鹏:“诗中所说小梅即霍梅,又名霍志鹏,是我们的堂姑父。”但经珠海学者门晓琴考证,杨匏安与霍志鹏之间尚无诗词来往的记载,霍志鹏是工人,以其文化程度欣赏杨匏安的诗作难度不小。耐人寻味的是,根据苏兆征同志的遗嘱记录,小梅是谁似乎另有说法。据史料记载,1929年2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苏兆征病危,当日下午,向忠发、周恩来、邓小平、李立三、邓颖超等赶去医院探望。苏强支病体,断断续续重复说了几句话,旁边的邓颖超把它记录了下来:

共同努力奋斗大家同心合力起来一致合作达到我们最后成功夫人小孩送莫(莫斯科)可以小孩子去莫与团体商量。

当晚,周恩来在邓颖超记录苏兆征遗嘱的纸上加注,交给党中央。注释如下:“梅:这是小超记的。”周恩来的注释特意向“梅”叙述了苏兆征弥留时的情形,显然事关重大,要向“梅”负责并汇报清楚。苏兆征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重要的领导人之一,时为“六大”中央政治局五个正式常委之一,他的遗嘱当然只能交给党中央。苏病逝的第二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即召开会议,发出悼念通告,并及时将其夫人与两个孩子安全送到了苏联。这显然是在执行遗嘱。杨匏安是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所作题为《寄小梅》诗作中的“小梅”与周恩来在苏兆征遗嘱中加注时所写“梅”应系同一主体,即中共中央代称。(作者系民盟珠海市委主委、珠海市政协副主席彭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