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盟半生缘

日期:2021/4/29作者:吴江影阅读:[ 字体: ]

1981年,我刚40岁,正步入中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启了我后半生的民盟生涯。由于夫妻分居,两个孩子尚小,工作常要上山下乡,生活十分艰辛。在同事的帮助下,1981年我从杭州文艺界调入民盟浙江省委会机关工作,回顾往事,正是我后半生华丽转身的发端。

民盟浙江省委会机关很多干部都是教育、文化界的前辈精英,他们多数都在各种政治运动中戴过“帽子”,文化大革命中又受到冲击,刚被改正、平反后,安排到民盟机关工作,他们是我的启蒙老师。1964年我从大学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云南昆明,从事文艺工作。但长期是学非所用,历经了下乡与农民三同,四清运动,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中的种种磨难,由于是右派子女,磨炼了我,少说多做,吃苦耐劳,不惧困难,勇往直前的精神,这给了我人生丰富“营养”,也是日后成就事业的基石和信心。

来到新的岗位,对机关的文秘工作一窍不通,对民盟组织更是知之甚少,一切得从头学起,从头做起,但却信心满满。

机关有一位原新华社记者,右派改正后在机关负责宣传工作,我到机关初始,他象兄长老师一样地手把着手教我,教我如何写会议通知,如何做采访、写工作报告……。在他经济十分拮据时,还常买些写作参考书,供我学习。短短的一年,我取得了较大的进步,很快就成为盟机关骨干。但这位我的启蒙老师,由于长期的精神压抑,营养不良,得了肝癌,在我离开杭州后,英年早逝。据说,在他临终火葬时,却找不到一件完好的衣服和一双袜子,最后是穿着一双有破洞的袜子上了天堂。天堂里再也没有精神痛苦,没有贫穷,他解脱了!真令人心酸悲痛。

在生活上,我还得到机关同事无微不致的关怀,办公室的李大姐,深知我分居两地,两个孩子还小的难处,女儿要上全托幼儿园,李大姐冒着酷暑跑遍了全市,才找到一个较好的全托幼儿园。第一天,我用自行车送女儿去幼儿园,小女哭闹着不肯去,全力对抗,用双手不停地摇晃着前行的自行车,刹那间把我和她一起从自行车上摔到马路旁,行人都过来看热闹。幸好仅我擦伤了点皮肉,为了全身心投入新的工作,我拍拍身上的尘土,含着泪骑上车,把泪眼巴巴的女儿狠心地送去了全托幼儿园。盟机关还有位年长的干部,大书家沙孟海的女婿张爷爷,儿子放学后来机关做功课,他与儿子玩耍,教他识字读书,讲很多做人的道理,关怀倍至,如同自已的儿孙。四十年过去了,至今我还保存着当年张爷爷送给儿子的新华字典,字典上还留有他的墨宝,可惜老人家也已作故,令人怀念。

民盟机关如同温暖的大家庭,在同事们的关心和帮助下,我心情愉快地工作,领导和同事也放手让我参加盟里的各项工作。

省盟的兼职领导都是浙江省各大院校的领导、教授和文化名人,这些领导对我尤为关怀。今年是民盟浙江省委原主委、浙江大学原副校长王启东教授(1921年一2019年)诞辰100周年,值得缅怀、纪念。王主委1943年毕业于浙大机城工程系,毕业后留校执教,1947年公派赴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一年即获学士学位,后在爱荷华大学获博土学位。学成归来,从1951年起至退休,在浙江大学长期从事工程机械、材料科学教学和科研工作。创办了中国大学的第一个材料系,并担任系主任。发表过300多篇论文,多次获得国家和省部级科研成就奖。尤其是对储氢金属材料及其应用的迅猛发展作出了杰出贡献。曾记得,在他开展储氢金属材料提取新能源氢气的试验时,邀请我旁听观看,几十年过去了,此情此景还历历在目,如同身处教育工作的前沿阵地,目睹王主委的教学风采,他亲自动手,神采飞扬的讲解,使学文科的我赞叹不已,获益非浅。

王主委夫人也是盟员,曾经邀请我到他家里去作客,至今都难以忘怀。走进他家的客厅,一大片墙面的书架上,全是古代的书籍,四书五经,史记,通史,四大名著……,这些巨著都是用红木板作封面,装订好,整齐地排放在墙面的大书架上,这是浓缩上下五千年中国传统文化“根”的传承。他虽学理科,但他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有博大精深的才学,事业上有如此大的成就、格局,这正印证了王主委深邃的思想——“读史明智,读文灵秀,凡有所学,就成格局”。

王主委为人师表给我极大的启示,他谆谆教导我们,书要读得多,但还要懂得做人的道理才行!这就是民盟一代先贤的道德文章。令人赞叹!

1982年初,民盟中央派钱伟长副主席和萨空了常委到杭州作《中年知识份子英年早逝》课题调研,当时盟省委派我接待他们两位,全程陪同他们到各大院校举办调研会,了解中年知识分子为何英年早逝,并配合民盟中央完成《中年知识分子英年早逝》调研报告。有次去杭州大学,做完调研后回来,在汽车上,钱老、萨老问我,你也是个中年知识分子吧,你有什么困难和需求啊?我坦率地说,是啊,我已是四十朝外的人,孩子的父亲在上海工作,我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过着分居两地的生话,确实有不少困难。两位民盟中央领导将我的祈求全入耳了!回到北京后,从民盟上海市委要了编制,通知浙江省民盟放行吴江影,调入民盟上海市委。就这样,命运之神安排我在浙江省盟仅工作了三年,这是我永远难忘,难舎的三年!(吴江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