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动态 > 民盟动态

全国政协委员吴以环:疏通跨境医疗合作“堵点”

日期:2021/3/10来源:摘编自深圳特区报、中国网阅读:[ 字体: ]

“关注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粤港澳大湾区,关键之一是要关注医疗服务的跨境衔接机制”,全国政协委员吴以环通过中国网(议库平台)建议,应允许港澳地区已应用上市的医疗技术、药品、医疗器戒在大湾区特殊机构得以应用;打破制度壁垒,实现病例互通、互认、互信,在就医转诊、急救转运服务机制、跨境报销制度、医院评审认定制度等方面,实现规则标准及监管的同质。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常委、民盟广东省委副主委、深圳市副市长吴以环

教会了内地医生技术的境外“师傅”,因为不具备内地资质,所以徒弟能干的,师傅干不了?昨日,全国政协委员、深圳市副市长吴以环接受采访时表示,深圳将运用特区立法权疏通跨境医疗合作“堵点”,从而为全国跨境医疗合作创造更多的“深圳经验”。

跨境医疗合作是当前医疗改革中的一个难点问题。去年11月,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为滞留在广东的3.8万名香港居民提供复诊医疗服务,打开了深港病历互通的口子,这也为跨境医疗的实施带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粤港澳大湾区融合发展在医疗服务上具体的实践。深圳和香港的病历连通,使得香港的患者可以在深圳享受到优质、高效的医疗服务。我们也希望借着这一契机继续来推动深港医疗合作,推动深港医疗的跨境服务,对在深或者在粤居住的香港居民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也使得港澳居民能够融入到内地,服务于国家的大局,也为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的医疗探索出一条路子。”吴以环说。

但吴以环也坦承,当前,跨境医疗合作还存在一些“堵点”。“有一个案例,有一种生殖技术,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是我们国内到国际上去学,也有一些内地医生派到了香港去学习。这些人学成回来以后,就把相关技术在国家推广、推行。当然,国家也给予了他们开展这些生殖技术的资质。但深港合作日益密切以后,原来培训这些内地的医师从事生殖技术的老师,来到深圳行医,但是由于未能获得这项技术的行医资格,所以‘师傅’在内地就不能从事他教给‘徒弟’的技术了。”吴以环举了一个徒弟能干,师傅没资质干不了的例子。

对此,吴以环表示,深圳希望通过特区医疗立法的修改,使得一些香港已经批准临床应用的医疗技术、医疗器械和药品在深圳一些特殊的医疗机构可以使用,同时可以使香港的医师,外籍的医师资质得到评审、评估和认证,打通职称、职级方面的堵点,从而有利于他们的行医。

“我们要运用深圳特区立法权来解决我们遇到的一些难点问题、堵点问题和一些制度上的壁垒问题,为我们深圳先行示范区的建设保驾护航。”吴以环表示,要用特区的立法权来保证深圳的先行先试,再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的经验。

(来源:中国网、深圳特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