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动态 > 民盟动态

【人民政协报】快30年了,深圳究竟是用什么留住了深圳副市长?

日期:2019/8/28来源:人民政协报阅读:[ 字体: ]

“您的微信头像为什么选了素描的建筑群?”

“那是我儿子帮我选的。他很喜欢观察建筑。我很恋旧,从使用微信开始,就没有换过头像。”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常委、广东省委副主委、深圳市委主委,深圳市副市长吴以环

晚上23点,本报记者等来了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常委、广东省委副主委、深圳市委主委,深圳市副市长吴以环的电话。“深圳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生物钟都是‘早睡早起’———‘早睡’指的是凌晨1、2点钟睡,‘早起’是早上5、6点钟起。即便如此,我们觉得时间还是不够。”这是吴市长们的节奏,也是深圳这座城市的节奏。

从40年前的经济特区到今天成为先行示范区,很多人也在问,为什么时代重担如此“偏爱”深圳?

“改革开放是深圳的根和魂,是她的基因。这个基因来自于不折不扣、原汁原味地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政策安排。除此之外,深圳没有其他‘秘诀’”。

在吴以环看来,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缩影,也是普通中国百姓实现更好生活向往的缩影。未来,深圳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要靠的依旧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不想当老师的经理成不了好市长

吴以环,1962年生于江苏省江阴市。上世纪80年代,吴以环研究生毕业后,曾一门心思要在大学里传授学生经世济民之道。多年之后,说起这位当年才二十几岁的大学老师,不少中国科技大学的老校友们印象最深的,是吴老师喜欢带着大家到处找企业调研。一位同学后来从商,企业发展得非常不错。他见到吴以环后说,吴老师,感谢您当年带我们去牙膏厂调研企业的经营和财务管理,那堂实践课对我而言,可以说是改变命运的。

是的,学生的命运多一半掌握在时代和老师手中。那么,老师的命运又掌握在谁手里呢?吴以环说,一半是时代,一半是情怀。

1991年,深圳市龙岗区横岗镇投资股份公司迎来了一位新领导,那就是副经理吴以环。此时她为了回答内心的一个疑问,主动放弃了大学老师的“公职”,来到深圳。吴以环这一批人的这个行为,当年被称之为“下海”。

5年后,她成为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1998年,吴以环任横岗镇政府科技办副主任,此后的岗位变化可以用千锤百炼来形容。

2010年,她成为深圳市副市长。

“横岗镇现在发展得怎么样?”快30年过去了,记者想“测试”一下,吴以环恋旧到什么程度。

“横岗镇现在已经变成了横岗街道,距深圳市中心18公里,横岗镇以前是工业重镇,而现在的横岗街道是科技制造重地。——我还住在这里。”30年,吴以环始终住在当年刚来深圳市的落脚点。

“人家‘下海’是为发财,您当时的梦想是啥?”这又是一个很“麻辣”的问题。

“我当时教企业管理和财务管理,但我的知识也仅仅来自于课本。如果我没有基层实践,我不可能成为好老师。”或许正是因为从一开始就把“下海”当成了实践,因此在最初来深圳时虽然受了很多苦,吴以环并没把它放在心上。

来深圳之后,围绕经济学、管理学,吴以环写过不少论文;在实践中遇到了问题,吴以环就会试图创新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遇到问题、解决问题,你来我往,如同鱼水。原本她计划,学到一些东西就要离开深圳回学校,没想到,这一待就是30年。

那么,深圳究竟是用什么,留住了吴以环,也留住了众多怀揣创业创新梦想的人?


深圳是可以筑梦和圆梦的地方

人生没有底稿。在与邓小平同志有了春天之约后,深圳发展虽然没有底稿,却有了方向。

“所有人都在忙,也都享受忙,都希望向天再借500年。”一位在深圳的创业者告诉本报记者,深圳人的基因可能都和半个世纪前不一样了。

“放眼全国,如果有人问,什么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知识可能会找到很多。但如果有人就此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只是一个理想,我认为这是错的!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现实,到深圳你就会懂,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就是这样的。”这番话,吴以环说得很硬气。

过去40年,深圳身后也有学习、对标对表的对象,但老师不学习也是不行的。特别是科技创新,从零到一,本来就没有“舒适区”,停下来就意味着落后。

“我们严格遵循、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方针政策,在这方面,我们向来不折不扣。但谁都知道,一座城市的发展是有‘舒适区’的,如果单从经济增长速度来说,创新到一定时刻,我们也可以停下来歇歇脚。但作为经济特区,我们始终不折不扣落实中央政策,永远在路上,永远刀刃向内。”吴以环这样说。

上世纪80~90年代,深圳发展“三来一补”(即来料加工、来件装配、来样加工和补偿贸易),靠着人口红利,靠着土地优惠,为全世界代工。

“后来,国家给的方向是一定要发展以高科技引领的经济。方向定了我们就去做,趟着路走,闻鸡起舞,新官理旧账,一届接着一届干。”吴以环这样说。

近年来,通过城市管理者、服务者的不懈努力,一批高新技术企业落户深圳。企业来了,人才来了,资本来了,政策落地,创新理念也产生了辐射效应。

2009年10月30日,创业板在深圳证券交易所诞生,首批上市公司仅28家。截至今年8月,创业板已上市企业达到769家,总市值5.19万亿元。在深市20.4万亿元总市值中,创业板占比超过25%。

今年7月22日,科创板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鸣锣开市。首批25家科创板上市企业中,深圳市属国资管理的基金直接投资企业5家,子基金和参股基金投资企业5家。


经济好是基础 人幸福是目标

“满城欢腾。”这是谈到《意见》发布后深圳这座城市的反应时,吴以环脱口而出的词汇。伴随兴奋、振奋而来的,是城市管理者、服务者的压力和责任。

“我们常说,一举手就能摸到的目标是近期目标;跳起来能够达到的目标是远期目标;先行示范区对深圳而言,是必须凝聚所有人的智慧才能实现的战略目标。”吴以环说,过去发展经济特区,一个关键词就是发展经济,现在要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就要求深圳不仅要吸引创业者来工作,还要能留住圆梦者在这里养老。

“城市是有温度的,会真诚对待为她而来的人。”吴以环说,以打造健康中国的“深圳样本”为例,为了病有良医的目标,未来深圳的工作目标是推动卫生健康发展方式从“以医院为重点”向“以基层为重点”转变,建立强基层政策落实督办查办机制,推动卫生健康工作重心下移、资源下沉,切实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要深入推动卫生健康事业发展方式从“规模扩张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从“粗放管理型”向“精细管理型”转变,推动公立医院改革发展,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要深入推动卫生健康发展方式从“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深入持久实施健康深圳行动计划,加快形成“共建共享、全民健康”的健康深圳建设新格局。

不仅是医疗。

据吴以环介绍,深圳在为所有来此工作的人提供子女受教育的机会,包括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在就业和住房方面,深圳也在不断努力提升自己的“城市亲和度”:“我们的目标,是使这座城市值得托付。大家不仅可以把青春、智慧给深圳,更可以在这个城市过上一辈子。”

“您退休之后会回学校做客座教授吗?”采访尾声,接近凌晨,但显然,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吴以环处理。

“我很想这样做,只要学校给机会,让我把过去30年在深圳学到的东西交给学生,就行。”追梦,筑梦,圆梦,吴以环又开始了新征程。(来源:《人民政协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