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口号”与民盟领袖的崇高政治风范

——在民盟广东省委纪念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7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日期:2018/4/24作者:赵新文阅读:[ 字体: ]

70年前,中共“五一口号”应时而生,一经见报,犹如一道耀眼的霞光划破长空,中国民主同盟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群情激昂,热烈响应,以此为标志,吹响了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团结一心建立新中国的号角,揭开了多党合作创建新型政党制度的新篇章。这在我国统一战线史上、在民主党派发展史上、在多党合作发展史上都具有重要意义。

在纪念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70周年之际,重温民盟领袖张澜、沈钧儒、费孝通与“五一口号”的故事,先贤们伟大的政治远见和崇高的政治风范让人敬佩,值得我们永远学习和怀念。

张澜:1949年元旦坚定地表示“我们站在革命的一边”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来重庆与蒋介石谈判张澜不顾年迈去机场迎接。第二天,毛泽东拜访张澜。望着毛泽东离开的背影,他对周围的人说:“得天下者毛泽东!”

9月2日,张澜等宴请毛泽东。他素知蒋介石说话不算数,向毛泽东建议公开国共和谈的内容,让全世界和全国人都知道,并由他以给两党写公开信方式把问题摊开。毛泽东欣然采纳。后来蒋介石果然撕毁了“双十协定”,暴露了专制、独裁的丑恶嘴脸,民盟和各民主党派由同情、倾向共产党,逐步转到跟共产党站在了一起。

毛泽东第三次拜访张澜时了心话:第一,如果国共打起来,希望张先生影响西南地方实力派(西康省政府主席刘文辉、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都是秘密盟员)联合反蒋;第二,希望他协助地下党开展游击战。张澜一一答应,并且以后都做到了。

1947年3月初,当国共关系彻底破裂,中共代表撤回延安时,将留在国统区的财产“悉数委托中国民主同盟全权保管”,民盟欣然同意。4月,国民党宣布召开“国大”,民盟则仍与中共采取同一立场,坚决拒绝参加,从政治上与国民党划清了界限。

1947年10月27日,国民党声称民盟“勾结共匪,参加叛乱”,宣布民盟为“非法团体”,要求各地“严加取缔”,还发布了民盟盟员“自首办法”,把张澜软禁于上海。

1948年中共“五一口号”发布后,张澜主席致电沈钧儒、章伯钧,对民盟总部通电响应“五一口号”表示“极感欣慰”,认为是“国家当前自救唯一途径”,并“盼中共及民主党派今后更能以简单明了之方式加强此种号召”。

1949年元旦,新华社发表毛泽东主席写的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蒋介石发表《新年文告》要求和谈张澜谢绝了伪副总统李宗仁“斡旋调解”和平的请托,表示“我们站在革命的一边,所以不能参加调,支持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

1949年4,蒋介石下令把张澜再次软禁在上海,准备胁迫张澜去台湾,不去则沉进黄浦江。1949年5月28日上海解放,张澜由地下党营救脱险,高兴之余忘掉了自己的危险,29日打电报给毛泽东周恩来,电文长达176个字。毛泽东接电立即回电,并请他前来北平。

张澜到了北平,第二天,毛泽东望张澜临行前他对侍卫长李银桥说:“张澜先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了不少贡献,在民主人士当中享有很高威望,我们要尊重老先生,你帮我找件好些的衣服。”可李银桥怎么也找不到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于是毛泽东就穿着带着补丁的衣服看望张澜。又过了两天,毛泽东请他到家里吃饭。车到中南海,毛泽东亲自出来迎接,扶他下车扶他上梯坎。

1949年9月,毛泽东亲临张澜住处,请他出任即将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当时国家安排给他做一身新衣服,张澜却说国家刚成立,百废待兴,不要花国家的钱,于是大家看到了他一袭布衣长衫、尽显平民本色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形象。

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京隆重召开。民盟中央主席张澜在开幕式上讲话,他说革命的胜利“是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英明领导的结果,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英勇战斗,和全国各民主党派、各民主阶级的民主分子奋斗牺牲的结果”,并表示“我们要在毛主席领导之下,精诚团结,共相勉励,以完成这个建设新中国、新社会的历史使命”。

张澜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时已经77岁。建国之初,工作很繁忙,中央政府开会多半在晚上,常常到第二天凌晨三四点钟,张澜每次必到,从不迟到。到了夏天,毛泽东知道张澜怕吹风,每次招呼不开电扇。有一次天气闷热,张澜见毛泽东和朱德衬衫湿透了,很过意不去,招呼服务员打开电扇。毛泽东却说:“敬老是中国人民的优良传统,表老就不要客气了。”

1954年5月1日,张澜以年迈为由向毛主席请求辞去职务,毛主席认真地说:“表老,您不能辞!您是一面旗帜,插到哪里就起作用,这个作用别人可起不到呀。”

1955年2月,张澜逝世,享年83岁,毛泽东亲视含殓。

沈钧儒:1948年2月建议中共在解放区成立联合政府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民盟内部一直有个说法,民盟有两个圣人,张澜先生是北圣人(张澜出生在四川南充,被誉为川北圣人),沈钧儒先生是南圣人(沈老出生于江苏苏州)。

1948年中共发布“五一口号”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1948年3月29日至5月1日,国民党正在举行“行宪”国大,选举蒋介石为“总统”,李宗仁为“副总统”。毛泽东时刻关注着这场闹剧,并在“五一口号”中尖锐地指出“蒋介石做伪总统,就是快要上断头台的预兆”,号召“打到南京去,活捉伪总统蒋介石!”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特地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内容临时加到“五一”口号中。

而建议中共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与国民党蒋介石“行宪”国大唱“对台戏”的则是民盟中央负责人沈钧儒。1948年2月,沈钧儒向中共中央提议:解放区应成立产生联合政府的筹备机构,以对国内外号召否认蒋介石伪总统。沈钧儒希望中共考虑,可否由中共通电各民主党派,建议开人民代表会,成立联合政府,或由各民主党派向中共通电提出此项建议。

沈钧儒的意见立即引起毛泽东、周恩来的高度重视。1948年3月6日,中共中央发表评论,表示愿意与民盟、民革等民主党派“携手前进”。

1948年4月30日,毛泽东主持的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并于当天发布。

5月1日,毛泽东写信给中民革主席李济深、在香港主持盟务的民盟中央常委沈钧儒,信中说:“在目前形势下,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加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相互合作,并拟订民主联合政府的施政纲领,业已成为必要,时机亦已成熟。” 毛泽东还在信中提议由民革、民盟、中共在当月发表三党联合声明,或者“加入其他民主党派及重要人民团体联署发表”。

5月5日,李济深、沈钧儒等致电毛泽东并转解放区全体同胞,“南京独裁者窃权卖国,史无前例”,“乃读贵党‘五一’劳动节口号第五项……适合人民时势的要求,尤符同人等之本旨,何胜钦企。除通电国内外各界暨海外侨胞共同策进完成大业外,特此奉达,即希赐教”。

6月14日,沈钧儒、章伯钧主持的民盟总部发表《响应中共“五一”号召致全国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报馆暨全国同胞书》,指出中共发布“五一口号”,主张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实现民主联合政府,“是一切民主党派和民主团体乃至全国人民的共同要求”。

沈钧儒是反对民盟解散、力主恢复民盟总部的领导人。1948年1月5-19日,在沈钧儒和章伯钧的领导下,民盟一届三中全会在香港召开,否定了国民党政府宣布民盟为“非法团体”的“无理而又狂妄的举动”,决定恢复民盟总部。“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为了彻底肃清封建残余,和驱除帝国主义,我们要公开声明与中国共产党实行密切的合作。”这表明民盟已经转向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立场,从此走上与中国共产党全面合作的光明大道,在实际上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1949年9月,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沈钧儒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1963年6月,沈钧儒逝世,享年88岁。清理遗物时发现,沈老卧室书桌上放着毛泽东的画像和毛泽东著作。

费孝通:1998年向江泽民总书记建议纪念“五一口号”这一重大历史事件

1946年国民党在发动全面内战的同时,加强对国统区的法西斯统治,血腥镇压民主运动。7月11日,民盟中央委员、民主斗士李公朴被国民党特务暗杀。7月15日,闻一多也遭到杀害。

当年上了国民党特务暗杀黑名单的还有民主教授费孝通。他的老师司徒雷登救了他,把他接到了美国领事馆。

1949年1月,费孝通到了西柏坡,见到了毛主席。费孝通后来回忆说:“我服了毛泽东了,毛泽东有魅力呀,现代知识分子都服了他了。”“当年西柏坡之行决定了我的后半生,把我一介书生的命运和国家、民族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中国的知识分子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才能实现爱国强国的抱负。”

孝通提出将响应“五一口号”作为一个重要历史事件来纪念,始于20年前。在这之前,逢五逢十并未开展相关纪念活动。1998年5月初,时任民盟中央名誉主席的费孝通致信江泽民同志,他写道:响应“五一口号”是一个重要历史事件,民主党派可以借此机会开展一些活动,回顾总结多党合作历史经验,继承优良传统。

   1997年各民主党派中央换届,这次换届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换代性质,改革开放初期加入民主党派的新一代领导人开始全面接班。而且这次换届调整幅度相当大。八个民主党派中央主席中,七个都退出了领导岗位,只有九三学社主席继续留任。

费孝通的建议得到江泽民同志的高度重视和充分肯定。但当年时间节点已经错过。中共中央决定,纪念活动还是要搞。结果是纪念“五一口号”50周年活动是1998年9月22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此后,这一作法便延续了下来。

孝通看来,新陈代谢、社会继替是人类社会的必然规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事业需要一代一代人来继承和发展。于是费孝通第一个提出了“政治交接”的概念,其核心要义就是要把各民主党派老一辈在长期革命和建设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和高尚风范薪火相传,保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得到坚持和发展。

2017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政协会议联组会时指出:2017年“各民主党派中央及其省级组织要进行换届,各民主党派要搞好政治交接,努力换出新干劲、换出新气象。”

2005年4月,费孝通逝世,享年95岁,中共中央评价他是中国民主同盟的卓越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


风雨同舟七十载,肝胆相照创未来。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走进了新时代。新时代肩负新使命,新时代要有新作为。我们对“五一口号”最好的纪念,就是追寻和铭记先贤的初心,不忘多党合作建立之初心,深刻领会、切实践行新型政党制度。张澜先生讲过:“我们居于朋友地位应该反省,我们够不够一个好朋友我们的思想意识与作风能否与这位好朋友相配合,换言之,我们尽了做朋友的义务和责任没有?”对照习近平总书记“要做中国共产党的好参谋、好帮手、好同事”的要求,民盟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唯有不断加强能力建设,建设高素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急党政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切实履行好参政党职能,才能不负使命,不负时代(民盟佛山市委主委 赵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