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思美提案建议加快出台《互联网医疗管理法》

日期:2016/3/9作者:中国网阅读:[ 字体: ]

来源:中国网


中国网3月6日讯 2015年,国务院颁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出推广在线医疗卫生新模式。2016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广东省政协副主席温思美带来关于“互联网+医疗”提案,分析当前“互联网+医疗”发展和管理方面的问题,并从出台法律法规、制定标准和规范、信息共享等方面提出建议。
  以下是提案原文。
  随着“互联网+医疗”快速渗透到包括预防、诊断、治疗等在内的医疗各个环节,卫生行政部门的管理行为、医疗行业的运营行为、医务人员的执业行为、患者的就医行为已经悄然发生改变。2015年,国务院颁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出推广在线医疗卫生新模式:一是在数据共享方面,发展基于互联网的医疗卫生服务,支持第三方机构构建医学影像、健康档案、检验报告、电子病历等医疗信息共享服务平台,逐步建立跨医院的医疗数据共享交换标准体系。二是在医疗服务流程改革方面,积极利用移动互联网提供在线预约诊疗、候诊提醒、划价缴费、诊疗报告查询、药品配送等便捷服务。三是在远程会诊方面,引导医疗机构面向中小城市和农村地区开展“基层检查、上级诊断”等远程医疗服务。四是大数据运用方面,鼓励互联网企业与医疗机构合作建立医疗网络信息平台,加强区域医疗卫生服务资源整合,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手段,提高重大疾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防控能力。五是医疗服务模式改革方面,积极探索互联网延伸医嘱、电子处方等网络医疗健康服务应用。鼓励有资质的医学检验机构、医疗服务机构联合互联网企业,发展基因检测、疾病预防等健康服务模式。
  运用“互联网+医疗”技术可以推动医疗卫生服务的根本性变革,实现多方共赢:对于卫生行政部门来讲,可以更好地推动医疗卫生资源的优化和整合,促进医疗服务模式的改革,提高医疗资源配置效率,支持基层医疗机构的发展,扩大基本卫生计生服务惠及面。调动社会各方面的积极性,共同参与医疗卫生行业的管理,完善医疗市场监管机制;对于医疗行业来讲,可以更加便捷地推动医疗联合体的建设,推动网络医院的发展,优化医疗服务流程,提高医院的运营管理绩效;对于医护人员来讲,通过发展和完善远程诊疗、移动医疗、移动护理系统,方便了诊疗活动,拉近了与患者的距离,提高了医护人员之间的在线协作效率;对于患者来讲,更方便地获得医疗健康服务,简化了就医流程,减少了等候时间,改善了看病就医体验,推动个体化医疗健康服务,更好地实现自我健康管理。
  此外,“互联网+医疗”也推动着医药卫生产业发展链条、医疗卫生服务模式发生深刻变革,在线问诊导诊、远程医疗、医药电商、智能可穿戴及慢病管理、精准医疗和医疗大数据应用等都将迎来历史发展机遇。主要表现在:一是推动了家庭化、个体化医疗健康设备的推陈出新;二是推动了医疗健康大数据、大网络平台的建设,促进了线上线下服务的相互融合;三是促进了医护人员的合理流动,催生了新的医疗服务模式;四是推动了医学科技的进步,促进了医疗技术的新革命。
  当前,“互联网+医疗”面临着发展和管理两个方面的问题:
  1、医疗健康大数据未能普惠共享,制约了“互联网+医疗”的深入发展。“互联网+医疗”的最大优势在于整合数据,通过数据共享和跨领域融合,创造出新的应用和服务,从而催生医疗服务模式的变革。目前,由于数据编码格式和数据质量存在差别等因素,不同医疗机构、健康管理服务提供商的数据信息封闭,数据孤岛难以消除,难以进一步推进“互联网+医疗”的深入发展和创造更多的价值。这一问题也成为当前互联网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的共同诉求。
  2、“互联网+医疗”带来了信息安全和服务质量保障问题。“互联网+”、大数据的运用,推动了医疗健康资源的自由组合,促进了生命健康信息快速流转。在互联网医疗健康产品与服务模式创新发展的同时,如果不加以规范,任由市场自由支配,将带来一系列的新问题:
  一是生命健康信息安全保护问题。医疗领域涉及公民的个人健康隐私和国家的生命健康安全问题,以美国为首的各国政府都在积极制定法规,予以规范。到目前为止,我国尚没有一个比较系统性的法律法规来约束新互联网环境下的医疗信息安全。国家卫计委发布了《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主要涉及互联网企业的运营行为,对个人的生命健康信息内容安全关注不够。个人因素的泄露,将对医疗行业的健康发展带来负面的影响,也将对国家的信息安全带来威胁。
  二是医疗卫生服务质量保障问题。目前,“互联网+医疗”主要涉及健康检测与监测、健康评估与指导、健康干预与维护等服务功能,我国尚未建立“互联网+医疗”的管理规范和服务质量控制标准,不同服务提供商的健康管理服务质量参差不齐,使消费者无法进行比对和正确的选择,用户权益难以得到有效保障。当前不同品牌的可穿戴硬件设备所采集的数据不统一,产品采集数据的准确性也备受质疑。
  三是基本医疗服务的底线问题。“互联网+医疗”无疑促进了医疗资源的流动,如医生集团、护士集团的发展,让医务人员多点执业更加来去自由。在我国医疗资源总量不足的情况下,如果不加以管理和规范,可能会导致公立医院主体地位不稳、基层医疗机构的网底不牢。
  建议:
  1、加快出台《互联网医疗管理法》
  从实际出发,以立法的方式形成“互联网+医疗”的顶层制度框架。明确“互联网+医疗”服务的有条件准入领域、限制性开发领域,设置涵盖生命健康信息的记录、存储、传输、运用以及信息安全保密、个人隐私保护等方面的保护条款。
  2、分门别类制定“互联网+医疗”各领域的质量标准和管理规范
  从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医疗质量着眼,分门别类制定在线问诊导诊、远程医疗、互联网健康管理服务标准、智能可穿戴设备产品标准,以及精准医疗、医疗大数据应用、医药电商服务管理规范等。
  3、推动医疗健康信息共享
  推动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的社会化。政府负责制定各类医疗健康信息的分类编码规则、信息安全管理规范,规范医疗健康数据的生产行为,促进信息能够相互转换、共享使用、安全使用;建设医疗健康大数据中心,促进各类医疗健康信息集中汇集,便利医疗健康行业和市民普惠共享。鼓励社会力量在遵循有关管理规范、接受监督管理的前提下,开发各类信息应用系统,促进医疗健康大数据的生产和开发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