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以环副主委:关于试点“互联网+药品供应保障”模式 破解看病贵难题的建议

日期:2016/2/16作者:吴以环阅读:[ 字体: ]

案由:

药品供应保障体系涉及药品的生产、流通和临床应用三个环节。目前,三个环节均存在制度弊端,造成药品价格虚高。在生产环节和流通环节,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众多,产品低水平重复配置,造成恶性竞争。在市场规模比中国大10倍的美国,全国只有5家一级药品批发商,前三强就占全美90%以上的市场份额。我国有医药批发企业16000多家,名列前10位批发企业销售总额只占市场总额的20%。临床应用方面,公立医院虽然取消了药品加成费用,切断了医院与药品生产经营链条之间的利益纽带关系,但医生与医药代表之间的利益纽带关系依然存在,变相开单提成手段繁多,过度用药助长了药价虚高。

药品招标采购制度是药品流通领域的关键环节,也是药品进入医院的最后关口,对其的改革和完善将对控制药品价格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1998年开始,全国启动了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方式改革,逐渐转为以市、省为单位的集中招标采购。广东省则于2007年启动以省为单位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多年来以省为单位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虽然有利于招采过程的透明化和规范化,但由于药品代理商的层层转销、招标与采购主体分离、医药代表暗中通过医生变相促销等多种原因,使药价虚高的问题始终未得到很好解决,并成为老百姓看病贵的主要原因之一。

2015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7部门印发的《推进药品价格改革的意见》(发改价格〔2015〕904号)明确提出:坚持药品集中采购方向,根据药品特性和市场竞争情况,实行分类采购,促进市场竞争,合理确定药品采购价格。近期,国内有专家提出运用电子商务技术,打造“互联网+药品底价集中供应”的改革新模式,促进药品以出厂底价(含配送费)直接配送到医疗卫生机构。我们认为,这种思路符合国家“互联网+”行动计划总体要求,有利于压缩药品流通环节,强化对医生临床用药的监管,遏制过度用药和药价虚高,也可以倒逼药品生产流通企业整合重组,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

 

建议:

深圳市拥有良好的市场环境和创新氛围,智慧城市建设深入推进,蝉联国内“最互联网城市”称号,有能力也有条件率先将“互联网+”与药品供应保障体系相融合。建议广东省相关部门支持深圳市开展基于“互联网+”的药品供应保障和监管改革试点。

    一是还医院药品采购权。借鉴美国集团采购组织(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GPO)的做法,支持符合资质的药品生产或配送企业成立深圳第三方药品采购组织(以下简称医药GPO)。由政府招标选择2-3家综合实力强的医药GPO,负责为全市公立医院采购和供应药品。中标的医药GPO负责建立“药品互联网直销平台”,并在平台上公示药品价格,所提供药品价格要低于广东省药品招采平台价。允许各公立医院自主选择医药GPO,在直销平台上自主采购药品,采购的数量和价格均在直销平台上公布。

    二是推行互联网+药品配送。各医药GPO通过自己建立的直销平台,实现在线销售、在线签订合同、在线支付和互联网配送管理。医药GPO接收医疗机构的电子商务清单后,在约定时限内运用互联网技术和现代物流技术实行适时、快速配送,基本实现医疗机构零库存,降低医疗机构药品管理成本。药品入库验收后,通过直销平台实施电子结算。

    三是推行互联网+药品监管。市政府建立药品交易监管平台,与GPO的销售平台对接,公示所有药品的价格、采购品种数量等信息,以达到监督的作用。医疗机构通过直销平台对每一品规药品、每一个批号药品从溯源、采购到配送全程动态监控,有效管控药品的质量和供应的时效。

    此外,卫生行政部门可以通过药品交易监管平台统计每一个品规药品的临床应用情况,提出促进临床合理用药的政策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