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以环副主委:关于推动“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的建议

日期:2016/2/16作者:宣传处阅读:[ 字体: ]

案由:

十八大以来,我国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新阶段,国家层面对新时期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作了一系列顶层设计,其中实行“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十八大报告、中共中央印发的《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一系列医改文件等均对三医联动作了重要论述。新时期,三医联动改革是进一步深化医改的重要抓手,也是医改进入深水区和攻坚期的必由之路。

近年来,广东省出台了一系列医改文件,着眼于顶层设计,形成改革合力,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推进城市公立医院和县级公立医院改革,改革药品集中招采制度,加大社会力量办医力度,发展家庭医生式签约服务。但在医改纵深发展的新阶段,若干深层次的改革触及了体制机制的桎梏,牵涉了更大范围的利益群体,使得医改面临更多的挑战。一是在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改革方面,构建协同整合的分级诊疗体系仍任重而道远;医疗价格改革工作相对滞后,国家印发的《2012年版基本医疗服务价格目录》尚未全面实施,体现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收费标准偏低,而大型设备检查价格偏高,“以检养医”造成医院为耗材供应商“打工”;体现医疗行业特点的医务人员薪酬体系尚未建立,开单提成问题依然存在,造成医务人员为药厂“打工”。二是从基本医疗保障体系建设情况看,医保支付方式改革滞后,对规范参保人就医行为和定点医疗机构服务行为的力度不强,造成医疗资源和医保基金的浪费。三是从药品供应保障体系建设情况看,实行以省为单位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虽然规范了医疗机构的采购行为。但药品在流通环节中价格虚高的乱象依旧,零售价与出厂价之间的价差巨大,患者用药费用并未因集中招采而降低。

上述问题环环相扣,产生交互影响,必需从系统、全局的角度审视和分析。如果做好顶层设计,统筹推进各项改革,则能够形成良性循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否则,任何一项改革单兵突进的结果,都将是被固有的路径依赖所湮没,难以实现预期目标。

 

建议:

    一是多措并举,巩固完善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进一步明确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的功能定位和设置规划,并统筹机构的财政补贴、医保支付以及内部分配等改革,建立机构间分工协作的激励约束机制,通过经济杠杆引导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就诊行为,形成连续整合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运转“经络”。

    二是合理调整医疗服务价格,令其更能反映医务人员的技术劳务价值。建议按照总量控制、结构调整、有升有降的原则,进一步合理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改变医疗服务价格低于成本的现状。逐步理顺不同级别医疗机构之间以及各医疗服务项目之间的比价关系,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为基础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

    三是深化人事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相关配套制度。加快推进公立医院“去行政化”管理,进一步落实和扩大公立医院法人自主权,深化人事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相配套的基本养老和医疗保险制度、职称晋升及其他相关福利待遇;并逐步转变医务人员的观念,从制度和价值观上使医务人员真正成为自由人。

    四是完善医保支付方式改革,提高医保经办机构的管理能力。建立与分级诊疗制度相结合的“总额控制、结余奖励”。在社会医疗保险参保人就医方式和报销待遇不变的前提下,引入医疗机构负责一定范围内医保参保人年度医保支出总额的管理工作,实行“总额控制、结余奖励”,奖励经费用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业务工作和提高基层医务人员待遇等。

    五是探索药品招标采购新机制,加强临床用药管控。探索“互联网+医药”新模式,通过第三方药品采购组织在互联网平台上以药品底价集中供应的方式,解决药价虚高的问题。完善社会医疗保险用药目录,调整临床用药结构,跟踪监控辅助用药、医院超常使用的药品,加大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