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以环副主委:关于建立广东省高水平大学第三方动态评估机制的建议

日期:2016/2/16作者:吴以环阅读:[ 字体: ]

一、国内大学第三方评估现状

2015年4月广东省印发了《关于建设高水平大学的意见》,提出力争用5至10年,建成若干所具有较高水平和影响力的大学及学科,并引入第三方评价机构参与评估考核。2015年11月,国务院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方案指出要建立健全绩效评价机制,积极采用第三方评价,根据相关评估评价结果,动态调整支持力度。我国的大学评估从上世纪90年代逐步开始由官方评估向半官方评估和第三方评估转变。由于起步较晚,目前与国际上较成熟的第三方评估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并存在以下几个问题:1、主体性缺失,过多依赖政府,缺乏应有的独立自主性;2、评估过程和评估结果缺乏权威性。  

二、国内外高水平大学学科建设第三方评估案例

(一)、上海高校高峰高原学科建设方案论证

2014年上海市实施“上海高校高峰高原学科建设计划”,在2014-2017年第一个建设阶段,市级财政投入36亿元,重点支持一批优势学科率先建成高峰学科,巩固提升一批潜力学科形成高原学科,形成与上海地位相匹配的高校学科体系。2015年3-5月,受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的委托,上海市教育评估院组织开展了上海高校高峰高原学科建设方案论证工作,其论证工作主要特点在于:

1)学科个性化:鉴于不同学科的发展定位、现有基础、行业类型、国家战略需求等各不相同,采取个性化支持的建设方案,充分体现了分类指导的思想,遵循学科建设的科学规律。

2)评估团队建设:结合国内高校和中科院系统专家库信息,将遴选专家的身份定位于全国范围内同一学科水平不低于被评学科的带头人,以及该学科领域的两院院士、国家“千人计划”人才等高层次、小同行专家。同时邀请经验丰富、威望高的上海市教育行政部门的老领导或知名高校的老校长作为管理专家。

3)评估者与评估对象对等:充分考虑评估对象的利益和诉求,使各方价值达成相对统一和共识。学校领导、学科负责人、教师代表等参与到评估中,与政府部门、同行专家进行平等磋商,展开充分交流协商甚至“争锋”。

(二)、日本21世纪 COE 计划审查

21世纪COE计划,其目的为:利用大学的第三者评估制度,引入竞争机制,通过对各大学的一个或几个优势尖端学科领域的重点资助,建立一批卓越的学术研究中心和学科基地,发展具有国际竞争力、独特个性的世界一流大学。21 世纪COE计划委员会,则作为第三方评估机构对大学校进行审查。 

21 世纪 COE 计划委员会由日本文部科学省成立,其审查机制如下:

1)实行由下往上的三级管理制度的审核机制: 最基层的(或第三级)审核管理部门是“各学科领域审查·评价部门会”,这一部门会是由每一学科群的 20 名权威研究人员(新领域与前沿领域部由 30 人)组成,其负责各领域高水平研究中心的审核工作。第二级是由各专业审查部的部长组成的“综合评价部门会”,其职责协调各专业领域的审核工作,突出重点领域建设,维持总体建设领域的公平。第一级是由学界、企业界的30名著名人士组成的总委员会,其主要职责为确定审核的标准、审核的方法、审核方针,委托评估,公布审核结果等。

2)作为实施21世纪COE计划的最高行政机构——文部科学省只负责根据21世纪COE计划委员会的审核结果向获得立项权的机构拨付资金,不参与具体的评审,评审的具体工作则由下属的监督机构特殊法人——日本学术振兴会具体操作。

3)各大学得到资助的第二年要接受由有各学科领域审查评价部、综合评价部门会、总委员会组成的审查机构的中期评估,在中期评估中不合格的研究基地将取消研究基地补助金。在连续五年资助事业完成后要进行事后评估。

三、建立广东省高水平大学第三方动态评估机制建议

1、加快制订面向高水平大学第三方评估的分阶段预期发展目标和分年度评价指标体系,并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

依据《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实施方案》各大学的最终建设目标制订分阶段预期发展目标和分年度评价指标体系,该指标体系由广东省教育厅牵头,邀请学校领导、国内外学科专家、高等教育研究专家、教师代表等参与制订,同时邀请政府部门、同行专家交流讨论,最终制订的阶段性或年度指标体系应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此外,评价指标应充分尊重不同高校办学定位与特色,尽可能对评价对象进行分类评估,不需要制定多套评价体系,只需在共有指标体系的基础上,加入某高校的特色因素,通过增加或修正指标,形成兼具共性和个性的第三方评估的阶段性评价指标体系。

2、组织第三方评估机构对高水平大学进行动态跟踪

教育厅组织国内外权威的高等教育类第三方评估机构依据制订的阶段性评价指标体系,每年对高水平大学进行一次动态评估,评估结果面向公众公开,以接受社会各界的监督。同时可依据评估结果,对学校的发展程度采取相应的奖惩措施,包括:启动问责机制、增减拨款金额甚至取消建设项目、精神激励等。

3、加强对高水平大学财政投入的第三方绩效评估的监督与管理

高水平大学建设需要巨大的专项资金投入,该笔专项资金绩效评估体系应根据各类专项资金不同的要求,确定项目支出所要达到的绩效目标,依据系统性、重要性和可操作性原则,将这些目标通过具体的量化指标进行反映,其绩效评估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就高校而言,应当建立健全财务管理制度与内部制衡机制,合理配置财政投入资金,定期公开财政资金的使用情况;对政府而言,应当制定与完善高等教育财政投入绩效评估的法律法规,加快高校绩效管理的法制化建设,建设面向公众的信息沟通与反馈渠道,明确高校应当定期公开的信息条目,使财政性教育投入绩效评估工作有法可依、公开透明;对绩效评估的施行者——第三方评估机构来说,应当恪守独立、客观、公正、科学等原则,不偏不倚地向政府相关部门报告高校财政经费投入使用的效率。

4、各高校应自主设立考核指标,并定期开展自评

各高校结合本校实际情况,自主制定相应的学校层面、及分解到学院及系部层面的考核指标,并定期开展自评,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以确保学校及学科的建设目标实现。这样既可以促进高校发展的自主性,同时高校自评报告也可以作为广东省教育厅对高校评审的辅助材料。

5、引导高校与国际高水平教育评估机构的合作,主动参与第三方评估服务

与国际高水平教育评估机构合作可也可加快建成高质量、为国际社会所认可的大学,让广东省的大学质量标准与国际接轨,提升广东省各高校在世界上的竞争力。政府可以采取一些针对性的政策措施来引导高校自愿、主动接受国际高水平教育评估机构教育质量评估。政府可以充分利用手中所掌握的可以调配高校部分资源的权力,将高校的经费投入与质量评估结果相挂钩;此外,可通过设立专门的评估专项奖励,对在高等教育质量第三方评估中不同类型的评估项目中,取得优良成绩的高校予以不同形式的奖励。目前,一些高水平大学如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主动对接国际教学质量标准,邀请国际同行评估。

6、建立高水平大学及一流学科发展基础数据库

建立高水平大学及一流学科政府采集数据和第三方评估机构客观数据相结合的学科发展基础数据库。在政府统一指导下,定期采集教学、科研、人才、国际合作与交流等多维度的学科建设日常数据;同时,委托第三方机构对若干国内外可比核心指标进行分学科长期跟踪整理,形成可全面把握学科发展状态的基础数据库,为学科建设和评估提供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