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建设 > 理论探讨

政治稳定是民生保障

日期:2008/7/2作者:邬沧萍阅读:[ 字体: ]

 

政治稳定是民生保障

 

邬沧萍

 

第一个基本国策就是严格控制人口。没有这个基本国策,我们谈民生、谈社会保障、谈住房、谈就业,将会困难得多。

我已逾86岁,我的本钱只有一个“老”字。我是老海归,新中国成立的时候我响应党的号召从美国回来参加祖国建设。我是老盟员,我在海外的时候就受到民盟领导和先烈的感召,回到祖国以后就申请加入民盟。我也是一个老教师,我从教几十年,在人民大学已经工作了55年,在人大,我是属于最老的教师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知识已经老化,或意味着我已经风烛残年。我认为,作为盟员不应该退休,参加民盟本身就应该是参加革命,应该是革命党的成员,不然何必要成为盟员呢?我有这样的概念。

谈完了“老”,现在我就谈“民生”。“民生”我是第一次用这个词。过去我也知道民生,关注民生,但是总不敢大张旗鼓地谈民生。因为我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我知道民生跟三民主义里的民族、民权、民生有联系,投鼠忌器。

我在美国的时候,全世界正在开始研究人均收入、研究国民收入。我在美国学了两门课,我发现中国之所以比人家差几十倍,就是我们的人均国民收入太低了。我发现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候是1936年,就是抗日战争前一年,人均收入一年36美元。当时我认为,中国之所以经济落后,人口太多是一个因素,所以我后来研究人口问题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一直讲民生,民生是基础,我们的生产水平底子薄,决定我们的民生状况是较差的。

博鳌论坛上胡锦涛主席说了一句话,现在我们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在全世界的份额已经占到8%了,我感到非常非常高兴。改革开放前我连想都不敢想,因为我计算过多次,在改革开放前,我国的GDP在世界的份额到不了1%,现在能够到8%,就意味着我们从世界平均低水平已经进入了中等水平的门槛,这是很难得的。改革开放前,我从来没有敢这样奢望过。

总结30年改革开放成就,大多数人都从经济上来解释。我认为这还不够,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伟大的成绩,有政治因素,有社会因素。政治因素就是我国开始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民主,确实已经政局稳定。我国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有多党合作制度,也有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所有改革开放的战略条件是绝对不能够忽视的。但是很多人谈改革开放没有谈到政治层面。我认为,民盟作为参政党对这个问题应该有清醒的认识。还有一个因素更少人谈,40年前,人人都谈人口,现在我们之所以有这样的机遇期,没有人考虑到是因为有一个很好的人口环境,这点是我们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的果断决策。第一个基本国策就是严格控制人口。如果没有这个基本国策,今天我们的人口要比现在的13亿多4亿左右,我们谈民生、谈社会保障、谈住房、谈就业将会困难得多。这一点不能忘记。

正因为这样,我们应该很好地维护政局稳定的大好局面,特别是我们的政党制度——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我认为政局稳定非常重要。作为民盟谈民生,政治稳定是根本的民生保障。

现在共产党是执政党,执政党提出要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我认为民盟作为参政党也应该提出提高参政能力的建设。参政能力的建设并不是很简单的,作为参政党应当多提 “良谋”。

我参加民盟多年,从基层小组长做起,现在是顾问。民盟跟共产党亲密合作多年,这个传统一定要继续下去。新中国成立以后,民盟参政议政主要在教育领域。改革开放以后,国家的工作重点转到经济建设上来以后,民盟又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提出了很多建议:珠三角、长三角、华北环渤海建设发展以及京九铁路的建设等,都关乎民生。在新的时期,在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民盟除了继续为发展教育事业建言献策,还可以考虑把民生问题作为参政议政的一个重点,要观察人民生活的过程和结果是不是真的公平。当然,民生问题多得很,我们可以有重点,有选择。

作者系著名人口学教授
民盟盟员
中国老年学会原副会长
国际人口研究机构联合会常务理事
国际计生联亚太地区常务理事

 

李竟先摘自北京观察(2008年第6期第2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