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建设 > 盟史研究

初访“民主之家”

日期:2008/5/22作者:李竟先阅读:[ 字体: ]

 

初 访 “民 主 之 家”

——“特园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参观有感

李 竟 先

20080510

 

在中共中央“五一口号”发布六十周年和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值得“重庆”的日子里,籍着民盟中央十届三次常委会暨民盟政治交接主题学习教育活动经验交流会在重庆召开的机会,在讨论政治交接主题学习的氛围内,在接什么和怎么接的思考中,怀着瞻仰民盟发祥地的崇敬心情,我们到“特园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参观学习。

特园座落在风光秀美的嘉陵江南岸,“中国民主同盟成立纪念碑”(见图1)就树立在特园门前极醒目处,纪念碑身虽不高,但简洁朴素掩不住历史的凝重,令人顿生敬意。称作特园的地方实际上是一座庄园建筑,并没有“特园”二字作标识,门楣上标有“鲜宅”字样。这是著名爱国民主人士,原民盟中央委员,民盟重庆支部主委鲜英的私宅,因为鲜英号为特生,故名特园。我所看到的也不是特园的全部,庞大而美丽的特园,大部分已毁留给后人的这部分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一。特园在四十年代曾是中国共产党进行统一战线工作的基地和民盟活动的策源地,是在黑暗的国统区民主运动的营垒。故被董必武等社会贤达誉为“民主之家”。然而,在这个民主之家的称号背后,有着怎样的风光与凶险?

 

 

图1:中国民主同盟成立纪念碑

 

1938年底,周恩来与董必武从武汉抵渝与鲜英商议将特园作为中共与各界人士共商国是的场所,特别提到会有风险,鲜英表示一不怕,二愿意。从此,特园开始了在国内民主革命运动里最为风光也充满风险的峥嵘岁月。特园事实上已经成为了中共南方局和八路军住渝办事处活动的主要场所,社会贤达开始频频在特园活动。为了支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鲜英仗义疏财不惜家产。

抗战胜利前后是特园活动最为繁忙和发挥作用最为辉煌的顶点。1945年毛泽东参加国共谈判时曾三访特园。一访特园是在1945年8月30日,由周恩来陪同毛泽东第一次来到了特园,看到匾额上书写“民主之家”,上款是“特生先生”,落款是冯玉祥。毛泽东说这是民主之家,我也回到家了。鲜英解释说因为表老住在这里,民盟总部设在这里,各界民主人士共商国是常借这里,所以董必武赠此徽号,冯将军做客时亲笔题写,两旁楹联是表老所撰。毛泽东说“董老起名,冯玉祥将军题字,表老的楹联,也堪称三绝了。”他又说,今天我们聚会在民主之家,今后我们要共同努力,生活在民主之国。毛泽东二访特园是在9月2日,张澜和鲜英以中国民主同盟的名义,在特园宴请毛泽东,周恩来和王若飞,毛泽东在纪念册上亲笔写下“胜利在望”四个字。三访特园是在9月15日下午,毛泽东与张澜和鲜英就国共和平谈判的情况和问题长谈了三个小时,并接受了张澜的相关建议。解放后,毛泽东没有忘记特园和鲜英为中国革命所作出的贡献,1950年他在怀仁堂宴请各界人士时还对鲜英提及此事。

实际上,特园在解放前夕一直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特园一直被国民党视为心腹大患,抗战胜利时,军统头目戴笠就曾在特园门外安置乔装打扮的特务监视特园民主人士的活动。临近重庆解放前夕,国民党军队还在上清寺广播电台大楼上架设机关枪对准特园。鲜英等也被列入军统黑名单。

特园在中国共产党的统一战线史上发挥了重大作用,董必武曾充分肯定特园“在中国民主革命斗争中起了重要作用”。郭沫若还特别赋诗一首:“嘉陵江上有一叟,银髯长可一尺九。其氏姓鲜其名英,全力为民事奔走。以国为家家为国,家集人民之战友。反对封建法西斯,打到独裁打走狗。有堂专为民主开,有酒专为民主寿。召集民主见曙光,民主之家永不朽。”

在中国民主同盟发展历史上,特园几乎和民盟每一件值得载入史册的历史事件紧密相关,特园见证了在民主革命时期民盟的许多重大事件。

1941年3月19日,在抗日与投降,民主与独裁两种势力的激烈斗争中,“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特园秘密成立。同年9月19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特园召开第二次会议,会议批准黄炎培辞去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改选张澜为主席,通过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对时局主张的纲领十条》(后简称十大纲领)以及“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成立宣言”,至此民盟组织由秘密转为公开;

1944年9月19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在特园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会议决定将“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改组为“中国民主同盟”,并通过了《中国民主同盟纲领草案》。同年10月10日,中国民主同盟在特园发表声明,积极拥护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呼吁废止国民党一党专政,成立联合政府;

1945年5月上旬,张澜在特园发表《对目前时局的看法与主张》,抨击国民党法西斯统治,强调“中国必须成为一个十足道地的民主国家”。同年8月3日,张澜在特园以民盟主席名义招待外国记者,介绍民盟的基本政治主张是“民主、团结、抗战”,得到国际舆论的重视与支持。同年8月12日,张澜在特园向新闻界发表谈话,呼吁“立即召开党派会议,从事团结商谈”,以寻求“民主统一、和平建国”的途径。同月15日,张澜又在特园向新闻界发表《在抗战胜利声中的紧急呼吁》,进一步阐明这一主张。于同年9月4日,民盟在特园召开庆祝抗日战争胜利大会,并于同月14日邀请共国两党谈判代表周恩来、王若飞和张群、邵力子到特园,进行停战斡旋性商谈;

1945年10月1日,民盟在特园召开了临时全国代表大会(解放后追认为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通过了《中国民主同盟政治纲领》、《政治报告》、《大会宣言》和《中国民主同盟组织规程》,产生了第一届中央委员会,张澜连任主席。同年11月11日,张澜、沈钧儒等接受共国双方代表周恩来、王若飞、张群、王世杰和邵力子的邀请在特园举行会议,商谈政治协商会议和国民大会召开的时间以及停止军事冲突问题;

1946年1月10日旧政协会议召开前,张澜和周恩来在特园进行会前商议,达成“君子协议”——即在会议期间双方在重大政治主张或有什么重大行动,事先交换意见,采取一致步骤,建立密切合作关系,最终迫使蒋介石同意并通过中共提出的“和平建国纲领草案”等五项决议;

1946年2月,中国民主同盟机关报《民主报》在特园决定创办,《民主报》和《新华日报》密切配合,成为蒋管区真正的人民喉舌,发挥了不可替代的战斗作用;

在民盟总部自1946年5月由重庆迁往南京后,特园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1946年10月11日,张澜在特园向记者发表对时局的看法;在1949年重庆解放前夕,民盟重庆支部在特园迎接经民盟组织营救从白公馆、渣滓洞出狱的21位民盟盟员和中共党员;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特园完成了作为推动民主革命运动发展的“民主之家”光荣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现在的特园,已经被辟为“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特园见证了中国民主同盟在中国民主革命历史进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作为民主党派的历史博物馆,再没有比特园更合适的选择了。特园作为“民主之家”当之无愧!翔实的历史图片,简单明了的文字,记载了在中国民主革命的历史进程中,中国民主同盟从成立、到发展、到巩固和壮大的风雨历程,特园见证了中国民主同盟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为了民族独立、人民的解放事业和人民民主的新中国的诞生荣辱与共,共同战斗的光辉历史。

今天我们开展政治交接主题学习教育活动,特园的峥嵘岁月、特园的不平常的历史给我们以深刻启迪,民盟老一辈以民族独立,建设民主富强的国家为己任,在血雨腥风的年代里,不顾个人安危,不计个人得失,这份历史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是遗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在“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下,民盟“愿在中共领导下,献其绵薄,贯彻始终,以冀中国之人民民主革命之迅速成功”,六十年前的庄严承诺,开创了中国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为了中国人民的利益肝胆相照的壮丽篇章,具有及其重要的历史意义。

六十年前的庄严承诺也具有十分深刻的现实意义,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蒋树声在民盟十届三次中常会上指出:“今年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也是中共中央五一口号发布六十周年,当前我国正处于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共十七大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我国的各项事业保持着蓬勃发展的良好态势,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作为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我们使命光荣,责任重大”。今天我们回顾历史,重温“五一口号”以及民盟老一辈的庄严承诺,为的是更好地继承和发扬民盟的光荣历史和优良传统,更加自觉的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更好地与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风雨同舟,更加坚定不移的走中国特色政治发展道路,为了中国的繁荣昌盛,为了人民的富裕安康,为了社会的民主、团结与和谐,作出更大的贡献。

仅以此文纪念中共中央“五一口号”发布六十周年!